暮色寻声

楷楷本命!!!

【周叶】虽迟不晚(2018楷楷生贺)

叶修打开家门,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一个很帅,曾经让万千荣耀粉尖叫,想给他生猴子的男人。

他像是没看到男人一样,径直穿过客厅,把手里的泡面以及可以放得比较久的果蔬放进厨房,就打算去卧室继续征战荣耀了。

只是他还没有走到卧室,就被看懂他意图的男人拽住。他从善如流的停下,抬眸看向男人,男人和记忆中一样俊朗,时间的洪流只是让他更加内敛,那个腼腆的大男孩,如今也是一个沉淀后充满韵味的男人了。

“前辈……”叶修伸出手指按住男人的唇,没让他继续,挣脱手腕上的束缚,他按照之前的想法来到卧室门口,却没有开门进入,而是倚在门框上看向沙发旁边有些颓然的男人。

“我就不问你为什么可以非法入室了,但是小周,三年零八个月四天,你真是够慢的。”

周泽楷品出叶修言语间的某些滋味,猛然抬头,看向叶修的眼神有些疑惑,带着询问的意思。

看着已经从青年转变成男人的周泽楷,依稀还有当初呆呆的样子,叶修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当初做得是不是太过火。



彼时才回到家,被子都还没铺好的叶修,被电竞总局一个电话打到家里,叶父也不让他铺被子了,直接团吧团吧扔叶秋车上,让叶秋把人送到电竞总局,美其名曰为国争光。

坐在叶秋车上,叶修当真是哭笑不得,就是叶秋都有些忍俊不禁,打趣自家混账哥哥:“这算怎么个事儿啊,感觉你当初白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当然不是无用功,在家他不一定能有四个冠军,也不一定能结识荣耀初开时,在网游里兴风作浪的那群人,也不一定有这个机会,被电竞总局邀请,任荣耀国家队领队。

后来国家队不负众望,在张佳乐本人解释的失误下,抱着冠军奖杯被迫高调回国,众人差点没能从机场出来。

叶修在收到周泽楷的表白是在一个月后,那时候国家队回归,重新适应了国内的比赛赛制,成为了冠军戒指的抢夺者之一。所以叶修看到屏幕上加着标点符号也只有八个字的“前辈,我喜欢你。”时,下意识的当成了战术骚扰,就算不是,那也是和队员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他没有回复,周泽楷也没有在发消息,天知道网络那边的周泽楷有多紧张,结果他等了一分钟,没有动静;等了十分钟,还是没有动静;等了一个小时,依然没有动静;甚至第二天,开了一晚上的电脑,也没有等到想等的回复。

所以周泽楷整个人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不仅把队友吓了一跳,连溜达着来视察的俱乐部经理都被他吓一跳,直接大手一挥,要不周茄子你回家休息休息?

莫名被放了假的周泽楷坐在自己宿舍床上,突然想家,二话不说拿着自己的车钥匙就回了一趟家,这下被吓到的人又多了一个周母。

周母第一反应不是安慰儿子,而是拿出了手机拍了张照给工作的周父发了过去。周泽楷鞋都没换好,周父就回了消息——焉茄子?周母一看,自家老公相当的会总结呀!

“宝贝,来跟妈妈说说,是不是失恋了呀?”周母收起手机,总算把目光再次投向了玄关那只委屈巴巴的茄子。

“嗯……”周泽楷走过去抱住周母,头埋在她的肩上,周母都能感受到周泽楷身上散发的翻涌不息的颓然。

周母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且不说一直没听说周泽楷谈恋爱,就是自家儿子这个颜,也不能失恋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楷楷都多少年没有给她撒娇了?!究竟是什么人能让楷楷这么难过了???

“真是失恋?没听你谈恋爱啊?”

周母带着周泽楷在沙发上坐下,他把自己卷成一团躺在母亲腿上,心里难过得好想让母亲像小时候一样把他抱在怀里。

“他不理我。”

“她为什么不理你?你怎么……等等,你表白不是在网上表的吧?!”

不得不说,周妈妈非常了解自己这个网瘾儿子了。

“嗯……”

“……”得到肯定答案,周母一瞬间怀疑自己儿子情商是不是有点低,“那你后来有没有追问?”

“……他没理我……”

周母深深的叹了口气,把一直努力将自己卷得小一点好钻到母亲怀里的周泽楷推开,恨铁不成钢!

“你表白为什么在网上?能看到她的表情吗?你知道她是什么反应吗?那网上发一句话什么语气都没有,人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要是网一抽,她根本没有收到你的表白呢?还委屈巴巴回家找我?怎么了,这样子还想我安慰你啊?赶紧收拾收拾给我滚!不把人家姑娘追回来就别进家门了,跟你荣耀过一辈子去吧!

“……”周泽楷被周母一推,还没反应过来,愣在那儿抬头看着母亲训斥自己。听到最后一句话,才拉回被母亲打击而不知道飞到哪儿的思绪:“他是男人。”

“那也赶紧去!”周母手指大门。

“哦。”周泽楷身上的颓然一点点消散,妈妈说得对,叶修是个什么反应他都不知道,就这样放弃他不仅难受,还不甘心,他要当着叶修的面再表白一次!

想通了的周泽楷换上鞋正准备出门,就听母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孩子是谁?我认识吗?”

“叶修,您认识。”



周泽楷毕竟是被成为行动力超强的枪王,这一点并不是只表现在荣耀上。所以一个小时后,他已经站在H市的车站门口。

但是叶修在上林苑看到周泽楷那瞬间是懵的,等周泽楷把他拉出去再跟他表了一次白后,他更懵了。

“等等,小周,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被队友坑了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喜欢你,没有。”

“嗯?什么没有?诶哟你们轮回不行啊,这坑得你大老远的跑过来,真是太过分了,回去让他们加训啊!”

“没有被坑,就是喜欢。”周泽楷揽过顾左右而言他的叶修,把头靠在叶修的肩上,在他耳边道:“喜欢你,想让你知道。”

随后周泽楷放开他,很认真的望着叶修:“妈妈说,表白要当面。”

“呃……你妈妈知道你喜欢我?没有震惊没有反对?”

“没有。”周泽楷看着愈加尴尬的叶修,心里突然明白了叶修的答案,但依然有些不甘:“妈妈很好,你……不用担心。”

“咳咳……不是,小周,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我这打算和荣耀女神凑合呢,你这突然跟我说你喜欢我,我……”

周泽楷明白了,又恢复到早上那焉茄子的状态,叶修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想起他映像中的周泽楷,是一个腼腆的男孩,回答记者问题也只回答自己想答的,无关痛痒的问题。虽然不爱说话,但从来不是隔离在所有人之外的,他很好的和身边人相处,甚至可以注意到一些大家都没有注意的点,周泽楷,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他并不是在意周泽楷的性别,要真的喜欢一个人,是男是女根本不是能绊住他的石头。他只是怕这个青年只是一时脑热,就他的父母同意,但是他以后也还会喜欢吗?

这太突然了。

“我知道了。”周泽楷没让叶修继续说,露出一个有些脆弱的笑容,如同表白一样,很认真的道歉:“对不起,前辈。”

他转身离开,心里有些空白,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些人说失恋很痛苦了,他还没开始恋呢,就被拒绝了。

母亲说要是没把人追到就别回家了,他是不是无家可归了?



叶修心事重重的回到上林苑,脑子里一会是“如果两人在一起了”,一会是“离开的时候周泽楷好颓然,不是出事吧”,他很纠结,所有的想象都只是想象,一切的假设都没有理论依据。

所以做完日常训练正在沙发上啃薯片的苏沐橙看到一脸纠结的叶修,第一反应是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等拍到满意的照片后才把注意放在叶修本人身上。

“怎么?周队给你说什么了,让你这么纠结?”苏沐橙咔嚓咔嚓又消灭了两片薯片,突然福至心灵:“周队终于跟你表白了?”

刚坐下的叶修自然抓住了重点:“终于?”

“对啊,周队对你好得连孙翔都发现异常了,就你自己神经大条觉得很正常。”

“……有吗?”周泽楷对自己好?

“……”苏沐橙很无语。“点心大大,你过来告诉我们领队大人你都看到周泽楷做了些什么!”

不明真相的方锐被苏沐橙召唤过来,适当的表示了他的疑惑。

“周泽楷给叶修表白了。”

“终于表白了!我看得胃都疼了!诶……老叶,抱得美人归的感觉怎么样?”

叶修:???

方锐:???

“我们领队可能压根儿就没有那根筋。”苏沐橙叹气。

“可怜枪王大大,居然喜欢上你这么个没良心的。”方锐叹气。

“怎么感觉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叶修啊,”苏沐橙放下空了的薯片袋,她已经无奈了。“世邀赛期间你一下飞机就开始水土不服,是周队跑了一圈发现真的没有中餐,自己给你熬的小粥,每次吃饭你多出来的小菜也都是周队亲手做的。这事儿你知道吗?”

“我知道……”

方锐接过话茬:“那你知道你水土不服的药也是他去给你买的吗?”

“……他说是他妈妈怕他水土不服然后给他准备的。”

苏沐橙:“你是不是傻,他妈妈给他准备一盒连说明书都是英文的药?我是真没看出来,周队原来是英语学霸,我们就不该配翻译,应该把钱省下来给你买烟的。”

“……”

方锐:“哦对了,我跟你第十赛季过来,我都没有做到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周泽楷居然能准确的知道你在想什么,同时还把你需要东西准备好,感情你都当成理所当然了!”

方锐说完觉得并不是很能表达心里的不屑,对着叶修使劲翻了一个白眼。

“小周他知道我需要什么?”

苏沐橙:“哎……你复盘的时候从来不带水,是周队每次都给你准备水,而且他跟着你的思路,可以找准你说话空隙,让你喝水润润喉咙而不会打断会议。周队那个人你也知道,虽然话不多,但一直都是一个看起来很乖的人,那次……就那次我们赢了A国,然后他们不是骂我们了吗,还主要照顾你,生怕我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都是国内的高频词,周泽楷当时就想冲上去和对方干架了。真的,要不是我和他是队友,我估计得离他十米远。”

“那一次不是你们都挺激动的?”

方锐大大又是一个白眼:“拜托,我们激动是因为他们骂了我们所有人,士可杀不可辱好不好?我当时正好站在周泽楷旁边,那一瞬间简直是一枪穿云附体,神挡杀神,人挡杀人。”

“……好吧,小周那样确实有点……那啥,可他不是没打起来吗?”

这次连苏沐橙都给了叶修一个白眼,他真的没见过比叶修更粗的神经了,虽然说当局者迷,但是这也太迷了吧?

“你记不记得你说了一句话?”

“嗯?”

“‘为我?谢了!不过我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没事。’”

“好像有吧?”

“叶修,不是我说,你在不知道人家喜欢你的情况下瞎撩,得亏是是周队,要是我早一巴掌呼死你了。”

方锐:“是我我也呼死你。”

“我再怎么眼瞎也不会撩你的。”

方锐:“……”

“另外呢还有很多小事,比如我想和你出去买东西,总能看到周队从某个地方冒出来;比如那次你手背划了一条小口子,真的很小,连你自己也没在意吧?周队给了我一张创可贴,让我给你贴上;再比如我发烧那次,你怕我晚上捂出汗会踢被子,非要守着我,云秀都被你赶出去再开了一个房间,半夜你睡着了,我因为下午睡得太多,半夜醒来就看到周队给你盖毯子,看我醒了对我笑了下,让我小声点;还有……太多了,都见怪不怪了。”

“……他是怎么进你房间的?”

苏沐橙:“……”

方锐:“……”

“咳咳……我还以为那个毯子是你给我盖的。”

“叶修你也太渣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果和唐柔也来到客厅,都不知道她们听了多久。

“嗯,太过分了。”唐柔表示赞同。

叶修:“……”

方锐走过去拍拍叶修的肩,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老叶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有些事儿我们看得在明白,也没有当事人明白的。”说完不等叶修和他刚,转身就上楼了。

“什么鬼?”

“我觉得点心说得挺对的,你要不信我们,你也可以问问喻队啊,张副队啊,肖队啊或者云秀他们啊,大家对这事儿都心照不宣呢。”

“……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吧?”

“诶,周队给你表白你心里想得什么啊?是不可置信感觉很恶心,还是觉得还好,但是要面对的太多?如果是后者的话,还是很有戏的,你自己先想想,会不会后悔吧。我和果果小唐约好要去买点东西,先走了啊!”



叶修那天晚上从周泽楷出道后,一直想到世邀赛,然后想到昨天因为自己的拒绝,而难过离开的青年。

平时不去深究,等到有意识的回想,边边角角隐藏的蛛丝马迹,骤然就暴露在阳光下。



“如果你昨天是认真的,我想了一晚上,我们也许可以尝试一下。”

第二天,周泽楷在手机上收到叶修的留言,但周泽楷突然有些不确定,明明昨天才拒绝了。

“前辈?”

“反悔了吗?”

“没有!只是为什么?”

“沐橙和方锐跟我说了一些事,我想我并不排斥你,那么小周,你的答案呢?”

“前辈,我来找你。”

周泽楷给经理请了假,直接去了S市,他突然,就特别想抱抱叶修,谢谢叶修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昨晚不仅是叶修想了一晚上,周泽楷也侧夜未眠,他只能算给叶修告白,还没有开始追求他,一切的努力才刚刚开始,要是他努力过后叶修还是拒绝,他都想好以后不会打扰了。

叶修却给了他一个惊喜,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从那一年开始,他们在一起了五年,在周泽楷退役那年,叶修突然不告而别,家里什么都还在,偏偏那个人怎么也找不到。

直到三年后江波涛说在他朋友投资修建的小区看到了叶修,查了业主信息,确实没错。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离开,但是他也没想到,遍寻不到的人,就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安安静静的躲在那和他捉迷藏。

现在那个人就倚在卧室门上,眉眼含笑:“小周,三年零八个月四天,你真是够慢的。”

他一步步走过去,把人拉到怀里,低头吻上叶修的唇,他不想再去纠结叶修当初为什么离开了,只要他找到他就好了,这场捉迷藏,是他赢了。

吻毕,周泽楷撑起头,如同当年他把人从上林苑叫出来那样的认真:“虽迟不晚。”



还好。

虽迟不晚。



【正文完】





番外一

叶修离开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但是也很丢脸,就像当初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一样的丢脸。

他和周泽楷在一起五年,他除了证明周泽楷真的很爱他,再有就是随着两人的相处,他也很爱周泽楷。

但是有一天,他发现他对周泽楷的爱怎么也比不上周泽楷对他的爱。

如果是以前,叶修可能根本不会在意,但这是五年后,不是以前,不是那个只喜欢荣耀的叶修,他很贪心,喜欢荣耀的同时还爱着周泽楷。

他想两人拥有的付出的都是同等的爱,可是周泽楷对他的爱总要多那么一点点,这个认知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荣耀上所有的压力都可以解决,可这个压力他无能为力,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这一逃就是三年。

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明白周泽楷之所以爱他总比他爱多一点,不过是当初是周泽楷先爱上,而这么多年来,这份爱没有变得浅淡,它在原来的基础上又一点点的增加,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比周泽楷爱他差了那么一点点。

明白了这,还有什么可逃的呢,就看看小周什么能找过来吧!



番外二

“叶修,您认识。”

周泽楷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周母觉得应该把自家儿子有喜欢的人这件事告诉孩子他爸。

——你儿子有喜欢的人了!

——嗯?哪家的姑娘?

——不是姑娘,是个硬邦邦的男人。

——你反对?只要他喜欢,男孩女孩都不重要,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别生气。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了?那孩子叫叶修,有印象吗?挺好一孩子!

——嗯,那的确挺好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你这个反应我觉得不行。

——什么?!!那个小兔崽子喜欢男人?谁给他的胆子!等我回去非打断他的腿!

——……过分了啊。

——那打骨折?

——不许打!我儿子你也敢打?!

——行,不打,你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




PS:我们的喜欢,也幸好,虽迟不晚。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