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寻声

楷楷本命!!!

【周叶】别怕,我还在(下)

——————————

    【上】   



把车停在停车场,乘电梯上楼,两人刚走出电梯,就看到隔壁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亲昵的给两人打招呼。

“小周小叶回来啦?我这有点事,先走了啊!”

“您忙。”叶修微笑着回应妇人,等妇人进了电梯才往家走。

周泽楷关上家门,疑惑道:“刚刚那个……是邻居?”

“嗯?”正在换鞋的叶修没有反应过来,换好鞋才想清楚周泽楷说的是什么,“不是邻居那是什么?小周你是不是失忆了?”

“邻居?不是……一对新婚夫妻吗?”周泽楷依稀记得,小夫妻两是刚搬来的,两人都特别爱笑,很有所谓的夫妻相。

“……小周,你……”叶修愣了愣,说周泽楷记错了?不是,不是周泽楷的问题啊。

“嗯?”

“可能刚刚那是他们的亲戚吧……”叶修倒了一杯水,递给周泽楷,“你忧思太重了。”

“我感觉一切都不太对。”周泽楷说出自己的感受,好像自从昨天醒过来这种怪异感就一直存在,但他偏偏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直到刚刚遇见的妇人,给叶修打招呼时的笑容很是僵硬,像是戴了一张面具。

“……没什么吧,我没觉得哪儿不对啊。”叶修表情有点失控,最后还是归于平静。“小周,相信我,不要深究好吗,至少……我还在。”

我还在?这两天叶修一直在说这三个字,就好像一直在提醒他,什么意思?……叶修难道……已经不在了?!

一瞬间,昨夜熟悉的痛觉再一次袭来,这一次周泽楷直接跪在地上,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气,叶修又一次被吓到。

“周泽楷!你在想些什么了!别想了!听到没有!!我求你了,你别想了!”

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俊脸上全是因疼痛而出现的豆大般的汗珠,他说:“叶修,你也知道……我的心痛……医院治不了是吗?”

一直淡然慵懒的叶修骤然间卡壳了,他的小周那么聪明,怎么就……那么聪明呢?

“……我知道,所以你不要想了,不要再想关于我的一切了。”

“为什么?”

“我离开过你。”

“……离开?”周泽楷不可置信,叶修离开过?

“对,可是我回来了,我还在,你只要记住这个就可以,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好不好?”

“……”周泽楷现在不止心痛,头也隐隐作痛,为什么?叶修会离开他,是他做的不够好,还是叶修不喜欢他了?但是叶修的行为没有任何别扭,应该……不是不爱他吧?

周泽楷还是抵不住无形的疼痛昏了过去,叶修也是满脸的泪水,他该拿周泽楷怎么办,等知道真相后,他又会怎么做?



五天后,两人换上新买的黑西装,抱上一束栀子花去看望周泽楷的母亲。

周泽楷和叶修牵着手走在石阶上,周围是一个又一个墓碑,叶修偷偷看了一眼周泽楷,自那天给周泽楷说了那些后,他就一直是这幅仿佛闹鬼的样子。

“咯咯咯。”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笑声,周泽楷转过头去看,墓地中一位老爷爷正对着他们笑得十分和蔼,周泽楷回他一个笑容,继续往周母的墓地走去。

等他们祭拜完周母准备回去时,迎面跑来两名双十年华的女孩。

“听说有个新来的呢,长得还挺帅!”

“诶?我怎么听说是有主的?”

“有主又怎样,还不许我们发发花痴了?”

“你慢点啊,明明知道我腿断了!”

“快点啦……”

周泽楷心里的诡异感又开始蔓延,他刚想拉上叶修离开,叶修却主动牵着他往女孩们去的方向走去。

“走,我们也去看看。”

周泽楷反握住叶修的手,双腿怎么都迈不动。

“走吧。”叶修脸上是少有的认真,他平静的看向周泽楷,第一次直视周泽楷的慌乱、恐惧、不安等一切负面情绪。

他说,走吧。

周泽楷悬着的心突然就定下来了,他抬腿向叶修走去,两人静静往前走着,耳边越来越吵,周泽楷的心也越来越安定。

前面围了一圈人,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也把里头的什么情况挡住了。

到了,周泽楷想。

“麻烦让一让。”叶修微笑着开口。

又是这个笑,对医院那个医生,对隔壁的妇人,还有刚刚对墓地里的那个老人,叶修脸上都是这个虚假无比的笑。

周泽楷不再关注周围的一切,就盯着叶修的脸庞,把他的表情一一收入眼底。

围着的人都转过头,他们看了下叶修,就被周泽楷拉去了全部的注意力。

“正主来了啊。”

“嘻嘻,有好戏看了。”

“咯咯咯,会哭的吧。”

“接受不了,然后哭得十分狼狈。”

“来,都让一让,让他进去。”

听到这句话,人群从左右分开,露出一条只能一人通过的小道。

叶修笑着道谢,拉着周泽楷侧身走了进去。

“那人是谁?”

“不是人,不是人,和我们一样,不是人。”

“我记得,他是三个月前来的新人。”

“嘿嘿嘿,他们是一对吗?”

“看起来是了。”

周泽楷听见身后的交谈,疑惑的回过头,那群人的脸上,都带着刚刚叶修那样虚假的笑容,自顾自的谈论着他们。

“别管他们,看前面。”叶修的声音传入周泽楷的耳朵。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出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周泽楷回过头,依言往前望去。

然后,他看见了很多认识的人,熟悉的,不熟悉的。

叶父,叶母,叶秋,苏沐橙,楚云秀,江波涛,孙翔,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高英杰,刘小别,韩文清,张新杰,肖时钦,戴妍琦,唐柔,方锐,陈果,唐昊,李轩,吴羽策,楼冠宁,文客北,邱非,杜明,方明华,吴启,吕泊远……

他们背对着他们,穿着黑色西装和礼服,叶母哭得靠在叶秋身上,苏沐橙也差点趴在楚云秀身上,就连韩文清也一脸悲怆。

他们是来参加葬礼的,那么,是谁的葬礼?

周泽楷回头看向叶修,叶修眼里满是光芒,泪水在他眼里打转,嘴角却扯出一个难看的弧度,他也看向周泽楷,他说:“小周,要过去看看吗?”

没等周泽楷说话,叶修就牵着他过去了,他们走过众人,众人就像看不到他们一样,望着墓碑哀悼着。

“你看。”

那是一座双人墓,墓碑上是两个想起来很好看的人,左边一人长得十分好看,二十六七的年纪,嘴角微微弯起,显得很是可爱,右边一个三十岁上下,笑得很慵懒,让人觉得很温柔。两人的黑白照并排在一起,仿佛结婚证一样。

“……叶修?”周泽楷声音颤抖着,这是……

“小周,这是我们的墓,我爸,把我们将葬在一起了。”叶修伸手摩挲着光滑的墓碑,身后断断续续的哭声成为了最好的配乐。

“我们……死了吗?”

“是的,我们已经死了。”

“那么……”

“这七天来,看到的所有人,除了我爸妈和沐橙他们,全都不是活人。”

“唔……叶修……”周泽楷抱紧了叶修,他们都死了吗?为什么?他不知道呢?

“我是三个月前车祸死亡的,而你在七天前终于忍受不了,在浴室自杀了。小周,这就是我说的,我离开过你,离开你三个月零八天九时三十五分。”

“叶修……”所以那天起来没有开窗户,所以他一直有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所以再见到叶修他才会那么激动,所以他已经死了。

“那天你说你听到的声音,其实我也听到了,我还看见了,怕你接受不了,我就没说。”叶修回抱周泽楷,非常用力。“那是他们发现你尸体的时候。”

“我……我……”把头埋在叶修脖颈上,周泽楷除了流泪一句话都不出来。

“小周,我真的没有想过,那么坚强的你也会自杀,那么毅然决然的割断自己的手腕。我眼睁睁看着你的血染红浴池里的水,看着你鼻息越来越弱,我想救你,却无能为力。”

“不要!不要你救……我,我不要你救……”

“小周啊,我该那你怎么办?”

“我,我会听话……没事的,我没事的!”

“……”叶修挣扎着放开周泽楷,他盯着周泽楷,一字一句道:“周泽楷,我还在,听到没有!以前的都过去了,我还在!”

“嗯,你还在。”

叶修再次紧紧抱住周泽楷,不停的重复:“别怕,我还在。”

究竟是谁怕呢?突如其来的死亡,哪怕淡然如叶修,也是恐惧的吧。

周泽楷抱住他,叶修才是那个最让人心疼的,后悔没有早点……来见他。




 

 

苏沐橙掏出钥匙打开了周泽楷家的门,因为叶修的关系,她也很荣幸的分到一把钥匙。她怀里抱着一个手工制品,那是叶修以前无聊时制作的,想来周泽楷会喜欢的。

想到周泽楷,苏沐橙就忍不住的叹气,叶修已经走了三个月了,他出了门对谁都笑得很温暖,但是苏沐橙常来,所以她知道,周泽楷还没有放下。

她打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她试着喊了一声,没人应。看了看时间,快十点了,应该醒了啊。

来到卧室门口,苏沐橙敲了敲门,依然没动静,开门后看到被子叠得好好的,拨打电话手机却在床头柜上响起。

“奇怪,这大早上的跑哪去了?”

她把手工制品放在书房,看了看厨房,就听到浴室里似乎有水流的声音。

“周泽楷?”

依然没人应。

苏沐橙敲了敲浴室的门,再喊了几声,依然没听到有人回应。

“我进来了哦!”她打开浴室,还在惊讶周泽楷没有锁门,就被浴室内的场景吓到!

周泽楷躺在浴池里,蓬头还哗啦啦的留着水,装不下的水从浴池里漫出来,苏沐橙听到的声响就是这个。除此之外,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蓬头开关处也是一滩血迹。

苏沐橙觉得头皮发麻,皮肤上起了一个接一个的鸡皮疙瘩。

“周泽楷?”她不相信的喊了一声,淌水走进浴池,戳了戳因为水温还带着点点温度的周泽楷,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恐惧,嘶喊出声。

“周泽楷!!!!!”


 

“别哭了。”叶父坐在沙发上,手指紧紧抠住沙发扶手,卧室里是周泽楷被抬出来换好衣服的尸体,房间里还有两人的好友喻文州,黄少天和王杰希,叶母和苏沐橙抱在一起低声啜泣,叶父这话就是对她们说的。

“叶修才去世,现在小周也死了,当初……当初我们就不该阻止他们!”叶母泪眼婆娑,她抱着同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苏沐橙,后悔得心都快碎了。

“……”叶父看了一眼叶母和苏沐橙,还有两人的好友,最后定格在卧室那具冰冷的尸体上。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是的,晚了。

叶修车祸时他们就感受过一次绝望,叶修头七的时候,周泽楷握住二老的手,他说他会带着叶修那份继续爱着他们。当时叶父叶母觉得是周泽楷和叶修之间的龌龊害死了叶修,并没有给周泽楷好脸色,如果,当时他们也体谅一点周泽楷绝望的心情,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再出现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幕。

“叔叔阿姨,你们别太伤心了。”王杰希安慰道。“……节哀顺变吧。”

叶父叶母从叶宅出来时,正好遇见王杰希和喻文州,知道怎么回事后立刻开车送他们来了周泽楷的住处。

“对,就是小周,恐怕也不想您二位这么伤心。”喻文州上前一步,拍拍叶母的背。

黄少天则给叶母和苏沐橙到了一杯水,“对啊对啊,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也只能接受,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你们,天灾人祸,谁有能抵挡呢?”

“可怜的儿啊!”叶母一声哀嚎,直往卧室走去,握着周泽楷僵硬的手掌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笃笃!”门口传来敲门声,喻文州走过去开门,门外是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请问死者在哪里?”

王杰希引着几人去了周泽楷的卧室,喻文州扶起趴在床边的叶母,让医务人员验尸。

“姓名?”其中一位医务人员问到。

“周泽楷。”王杰希答。

“年龄?”医务人员再问。

“27岁。”王杰希答。

“可惜了……”医务人员叹道。

“医生……他……”叶母颤微着出声,明明周泽楷的尸体已经僵硬了,明明她刚刚已经感受过周泽楷冰冷的体温了,可是她还是想问问,周泽楷还有没有救?

“死者周泽楷,年龄27岁,死因是手腕大动脉被割破,失血过多致死。”医务人员检查完毕,对着悲痛的众人道:“这是初步检测结果,具体我们会在医院再次检测后告知。”

叶父愣愣的,叶母一脸悲痛,怎么这样呢,怎么这么轻易的,就宣布一条生命逝去了呢……

那一年夏天,两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家人的悲怆中悄然而逝。



【完】

——————————

    【上】    



这个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对吧_(´ཀ`」 ∠)__

这可以算he吧,脑洞产生自电影《小岛惊魂》,虽然他们都死了,至少他们在一起了啊,反正写到叶父叶母那的时候我真的巨想哭,忍不住想如果是真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了,父母会怎么样伤心……真的是活着的人才最痛苦。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