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寻声

楷楷本命!!!

【周叶】别怕,我还在(上)

清明节,所以真的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慎点!!

—————————————————————

    【下】    



周泽楷醒来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夏天的太阳在透过紧闭的窗子铺在地上,连带着房间内的气温也逐渐升高,让人觉得十分难受。

是的,周泽楷是被热醒的。他烦闷的将手背靠上自己的眉心,吐出一口气后才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他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可是他一点都想不起来。

挣扎着爬起床打开关得像是没人住才关上的窗户,一阵热风灌进房间,把房间内仿若蒸笼的闷热吹散了些,周泽楷看向窗外参差不齐的建筑,还有带着点点腥甜的夏风。

这些都是他熟悉的,他却隐隐觉得陌生。

嗯?叶修呢?

想到这里,周泽楷心里一阵心悸,心里凭空出现巨大的不安,来得莫名其妙。他把家里找了个遍,随处可见关于叶修的事物,独独不见人,整个家安静的仿佛没有任何活物。

周泽楷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郁,他慌乱的在床头摸出手机,打开通讯录,第一个就是叶修,无论他怎么拨打,那一头都是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无数次失望后,周泽楷不知所措的坐在床沿,无意识的摸出床头柜里叶修的香烟,点燃后狠吸一口。

周泽楷反应过来是一根烟已经吸了大半,他心里一阵悚然,家里一直都只有叶修抽烟,他不会抽烟!可是,他摸出烟点燃,夹在指尖的动作行云流水,就好像……就好像他做了无数次一样!

周泽楷指尖一松,还燃着的香烟滑落在地,他捡起后在烟灰缸里摁灭,然后继续坐在床沿无措。

这时,客厅传来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可是直觉告诉周泽楷不该有人能开门的,这个念头让他就像一只惊弓之鸟,背脊紧紧绷直,精神也高度紧张。

“咔嗒——”门被打开了。随后是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逼近卧室。周泽楷觉得这脚步声熟悉又陌生,有着一种诡异的久违感。

把手按下,卧室门被推开,显出一张熟悉到不能熟悉的脸。

周泽楷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然后脚步有些凌乱的走过去抱住来人,来人比他稍稍矮些,他把头靠在对方颈窝,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

“……叶修!”

“诶?怎么了,怎么一见我哭了?”叶修哭笑不得拍拍周泽楷的头,任自家小狼崽子在肩上哭泣。

其实周泽楷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反正心里抽抽的疼,鼻子也酸酸的,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下来了。心里巨大的不安和失落在叶修出现的一刹荡然无存,铺天盖地的喜悦将他包围,好像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抱住了就怎么也不想撒手。

“好了好了,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别哭了,再哭就不帅了,那样我就不要你了啊!”

“不行!”

周泽楷放开叶修,逼迫他和他直视,叶修被周泽楷眼中的恐惧刺痛,心也跟着一抽,他伸手抚上周泽楷俊美无双的脸,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没事的,我还在呢。”

周泽楷抓住叶修在他脸上抚摸的手,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他闭上眼睛点点头,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流,心里的悲伤再一次蔓延,无论怎样都无法驱散,越来越浓,压得周泽楷几乎喘不过气。

“早上怎么不开窗?”周泽楷仿佛溺水者,迫切的需要别的事来转移注意力,突然想到之前被热醒,他询问到。

叶修一愣,看了眼打开的窗户,才漫不经心道:“可能忘了吧,热到你了?”

“嗯。”

“哈哈哈!”叶修挣脱周泽楷抓住的手,换成两只手一起使劲捏了捏他的脸,“你怎么这么可爱呢!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唔……”周泽楷被他捏得难受,他突然拽住叶修的左手将他拉向自己,在叶修因为震惊而瞪大的眼睛下吻住叶修,舌头长驱直入,汲取叶修口中的甜蜜。

短暂的惊讶后,叶修将右手环上周泽楷的脖子,任他一点点加深这个吻。等得两人都有些气短周泽楷才放开叶修,然后重复叶修开门后的一幕。

叶修又被抱了个满怀,无奈之下他只好环住周泽楷的腰,等着周泽楷平复下心情。

半响,周泽楷才放开叶修,泪眼婆娑的望着叶修,好不可怜:“叶修,我饿了。”

“噗——”叶修忍了忍,表示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他又捏了下周泽楷的俊脸,哭笑不得,“小周啊,我的傻小周。”


 

叶修在厨房认真的做饭,周泽楷靠在厨房门边认真的看叶修,突然,他好似听见了什么声音,面露疑惑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

“叶修,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他又侧耳仔细听了听,问到:“好像是……说话声?”

“嗯?有吗?”叶修手上动作不停,他那双生的十分好看的手握住铲子上下翻飞,一边回答周泽楷的问题,“可能是邻居吧。”

“邻居吗?”周泽楷还是有点疑惑,虽然听不清说了什么,但是总觉得这声音异常熟悉,甚至……聒噪?

“不是邻居难不成还是家里?”叶修斜睨他一眼,然后熟练的指挥周泽楷端菜,“来,该你上场了。”

周泽楷按下心里的疑惑,把叶修炒的菜一一端上餐桌,取下热奶器给叶修到了一杯牛奶才坐下开始吃饭。

叶修看着手边的热牛奶呆了呆,眼中漫出一些异样情绪,似心痛又似开心。

“又不想喝?”

“怎么会不想喝?”叶修收起自己的异样,端起牛奶想要一饮而尽。

“慢慢喝,先吃饭。”周泽楷被叶修的动作吓到,连忙抢下叶修的杯子,给他碗里夹了些菜。而叶修来着不拒,全都吞吃入肚,同时还回夹了不少菜给周泽楷,两人不知不觉把一桌子菜一扫而光。

“你刷碗去。”叶修瘫在沙发上,空调开着冷气,电风扇也在呼啦啦的摇着头,叶修懒洋洋躺着,“吃得好撑啊,晚饭都不想吃了。”

周泽楷没说什么,看着叶修笑了笑,自顾自收拾着餐具。

叶修被周泽楷那宠溺一笑撩到了,瞪大双眼盯着收拾的周泽楷,突然道:“还好哥把你收了,不然得祸害多少妹子啊!”

“嗯,你最厉害。”周泽楷很捧场。

“……”叶修被噎了下,收回目光决定继续咸鱼躺。

 


夜晚周泽楷睡得并不踏实,他依然听到一些细碎的声音,心里的怪异感还是怎么都止不住,他抱住叶修渐渐用力,直把叶修勒得难受。叶修用力挣扎出周泽楷堪比铁钳的禁锢,翻身跨坐在周泽楷身上居高临下:“你很闲是吗,整天疑神疑鬼的?”

周泽楷没说话,月光从窗户探入,叶修半张脸隐在黑暗里,但不妨碍他想象叶修现在的样子,一定扬着嘴角,满眼的笑意,黑暗中的脸……面目全非?!!

周泽楷紧紧捂着自己的心脏,突然爆发的巨痛让他在夏日的夜晚硬生生出了一身冷汗,叶修被他吓了一跳,连忙从周泽楷身上下来抱住他。

周泽楷脸色苍白,额头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口中呜咽出声,像是一头雄狮受伤后隐忍的痛苦,突然的巨变让叶修不知所措,他下床想要给周泽楷倒杯水,却被周泽楷拉住。

“别……别走……”周泽楷睁开眼睛,就着月光,叶修清晰的看到看到周泽楷眼里的痛苦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

这是叶修今天之内第二次从周泽楷眼里看到恐惧。

“好,我不走,我还在。”叶修跪在床沿抱住疼成虾米的周泽楷,轻轻吻上他的头发,他将头埋在周泽楷的发间,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周泽楷,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呢?”

“唔……”

没有人回答他,入耳全是周泽楷痛苦的呜咽,巨大的疼痛使周泽楷神志不清,他根本没有听到叶修的问题,自然无从回答。

等叶修止住眼泪,怀里的周泽楷早已昏了过去,他让周泽楷平躺着,把毛毯随意搭在他身上,想了想怕巨痛后的周泽楷呼吸不畅,又把毛毯扯下来随意堆在一旁。

叶修走向浴室,想要拧一张湿毛巾给周泽楷擦擦汗,谁知打开灯入眼就是靠墙的浴缸,白色的瓷质浴缸,在同样白色的灯光下,差点刺伤叶修的眼睛。他一步一步踱向浴缸,指尖的冰冷仿佛深入骨髓,他趴在浴缸上哭得像个丢了糖的孩子,

“我明明还在啊……为什么呢?”

这次同样没人回答他,他起身用冷水洗了把脸,镜子中的那个人眼角通红,三十岁上下,眼神却显得疲惫不堪,水珠从脸颊滑落,沿着脖颈没入睡衣,消失不见。


 

叶修用湿毛巾揩去周泽楷额头的汗珠,看了看长手长脚的周泽楷,再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叹了口气,决定还是明天让周泽楷自己洗个澡好了。

他趴在床沿一遍遍用手描绘着周泽楷的容颜,周泽楷大概是觉得痒,皱着眉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叶修盯着被抓住的手愣了半响,用另一只手捂住嘴,低低的笑出声来。

“笨蛋,我在的啊!”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早早爬起来,把好不容易睡安稳的周泽楷喊醒,催促着他赶紧洗个澡,待会去医院。

周泽楷一听医院两个字就头大,周泽楷是单亲家庭,父亲在他十岁那年就去世了,两年前母亲也在医院病逝,因此周泽楷非常非常不喜欢医院!

“知道你不想去,可是你昨天痛成那样,去医院看看比较好,别是心脏出什么问题了。”叶修坐在床头,身上还穿着舒适宽大的睡衣,睡衣下雪白的脖颈,晃花了周泽楷的眼。

他翻身把叶修压在身下,在叶修雪白的脖子上留下一个特别显眼的吻痕,叶修觉得颈子微微一痛,顿时明白了周泽楷干了什么,他没好气的拍了下周泽楷的头:“好了,赶紧洗完澡,我们去医院!”

周泽楷突然像一个漏气的娃娃瘫在叶修身上,全身上下写满了拒绝,结果败在叶修的“没得商量”上,他认命的起床,在叶修的专属微笑下进入浴室。

等到周泽楷关上门,叶修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换成了一脸惆怅。

他看看窗外隐隐冒头的太阳,今天是第二天。


 

周泽楷和叶修站在医院门口,人流来来往往,周泽楷颇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决然,他僵硬着步伐,在叶修的似笑非笑慢慢踱步进入,叶修带着周泽楷挂完号,直奔心脏科。

奇怪的是医院人流量那么大,心脏科却门可罗雀,叶修叹了句正好,敲门入内。

办公桌后是一位长相清朗的年轻人,他戴着眼镜,正在计算着什么。听到动静,他抬起头,看到是叶修挑了下眉,周泽楷这才跟在叶修身后进来。

“哟,小安是你啊!”叶修看到年轻人的一瞬有点呆愣,随后才打了声招呼:“你以前不是外科吗?怎么到心脏科了?”

安文逸抬抬眼镜,十分淡然的开口:“我本来就是心脏科医生,上次是忙不过来才过去帮忙的。”

“行行行,那你给小周检查检查他怎么回事。”叶修把身后的周泽楷拉到身前,让安文逸认识,然后又对他道:“昨天晚上他突然心脏疼,疼出一身冷汗,最后还昏过去了。”

“他为什么疼你不知道吗?”安文逸没有起身,依然定定的坐在办公桌后,说出来的话却不是很友好。

周泽楷皱了皱眉,叶修安抚的拍拍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在意。

“瞧你这话,我要是能知道还上这儿来?你不知道小周有多不想来医院吗?”

“……”安文逸看叶修半响,这才将视线转向周泽楷,起身向内室走去,“跟我来吧。”

叶修让周泽楷赶紧跟上,自己走到安文逸的位置坐下,悠闲得不行。


 

没一会安文逸就带着周泽楷出来了,毫不客气的将叶修撵开,自己坐下。

“他心脏很好,没有半点问题,以后请不要再这样随便消遣医生,医生很忙的。”

周泽楷听安文逸这样说,又看他对叶修这么不客气,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叶修径直出了门。

“我没事。”周泽楷认真的望着叶修。

“可是……”叶修刚开口,就被周泽楷打断了。

“我真的没事!”周泽楷眉眼严峻,收起以往的随和,整个人变得极具攻击性。他一直有一个念头,他的心痛医院治不了,毫无缘由的,他就相信医院治不了他的心痛,更何况那个医生还那样对待叶修!

叶修看他这么坚持,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好吧,那我们回去吧。”


 

周泽楷开车载着叶修,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也没有什么行人,叶修却兴致很高,时不时哼着小曲,连带着周泽楷嘴角也挂着笑意。

“诶诶诶,小周找个地方停下,我们去买身衣服!”

路过一个购物广场,叶修突然惊叫,周泽楷停下车,疑惑的看着他,家里衣服不够了?

“这不五天后是你妈妈的忌日吗?我们重新买套西装吧。”

周泽楷皱眉,母亲的忌日?这么快?

叶修拿出手机,让周泽楷查看日期,然后牵起他的手,边往购物广场走边打趣道:“怎么,傻了啊,连妈妈忌日都忘了。”

周泽楷听了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又觉得无从说起,便紧了紧牵着叶修的手,终是没有说话。

两人各选了一套纯黑的西装,叶修还给周泽楷挑了一件纯黑的衬衫,自己选了一件白色的,两人从试衣间出来,相视而笑,淡淡的温馨充斥在两人周围。叶修给周泽楷系了一条纯黑的领带,然后噗呲笑出声。

“这一身黑,跟只黑乌鸦一样!”

周泽楷无奈,拉过叶修也给他系了一条黑色领带,不过并不是纯黑,领带上绣着银色丝线,少了份严肃,多了份随和。

“好看。”对于叶修,周泽楷从来不吝啬他的赞美。

叶修看了看试衣镜里的两人,嗯,确实很好看。




【待续】

——————————————

    【下】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