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寻声

楷楷本命!!!

【周叶ABO】养狼为患(八)

    养狼为患是he!he!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谁再说它是be我跟谁急!!!
    今天考完第一科,默默摸完了这一章,我知道爆字数了,可是我觉得这必须放在一块,所以喜欢的就看吧,剩下的真的要等我考完试在来了。
     @jy 表白女神,日常艾特女神!
————————————————


Chapter.8
    叶修拨通了越洋电话,电话那头的苏沐橙很开心,先是问了周泽楷,然后巴拉巴拉把关于自己的趣事说完,才象征性的问叶修怎么打电话给她,是不是想她了。
    “是啊,想你了。”叶修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他都不记得他有多久没吸烟了,收养周泽楷后他就很少抽烟了,可是烦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所以家里还是时常备着。
    “啧啧啧,我怎么就不信呢。”苏沐橙的声音传入耳朵,要是她在身边就好了,好想抱抱她。
    “好吧,那就没想。”叶修笑了,他能想象苏沐橙现在娇嗔的样子,如果在身边肯定掐上他脖子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叶修又抽烟了,从呼吸声中,苏沐橙就能判断出来,叶修好久都没有抽烟了,一定,一定出了什么事,连他都解决不了的事。
    “雪峰说……他喜欢我。”叶修声音淡淡的,没什么起伏,也听不出喜乐,只是单纯的陈述着事实。
    “你喜欢他吗?”雪峰哥吗,好像也不错。
    “我不知道。”
    “那你讨厌他吗?”
    “呵呵,怎么会。”
    “叶修哥,在一起试试吧。”
    “……”叶修没有说话,苏沐橙也没有再说话,电话两端都沉默着,也不管这是一通越洋电话,银子如流水般哗啦啦的响。
    苏沐橙能透过电话听到叶修吸烟的声音,像是一声声叹息,苏沐橙只有在哥哥苏沐秋死亡的时候,见过这样的叶修,在他不能解决,找不到两全之法的时候。
    叶修哥……”苏沐橙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叶修打断了,声音轻轻的,像羽毛拂过水面。苏沐橙心头一跳,猛然间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和雪峰在一起了,那……小周呢?”
    那小周呢?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孩子看起来好说话,其实特别死脑筋,他能看出来周泽楷对吴雪峰态度的转变。只是他要怎么说怎么做?他不知道,所以他装成鸵鸟,一直逃避着。
    可是吴雪峰给他告白了,他必须要做决定,他对吴雪峰知根知底,本该无所顾忌的答应的,但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周泽楷。
    因此他说他需要考虑。
    他要考虑什么呢?
    他现在就在考虑,考虑自己究竟要考虑什么,他有点……不太甘心。
    “叶修哥,我尊重你的决定。”苏沐橙捂住嘴,拼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眼泪划过她的脸庞,滴落在地。
    “……谢谢你,沐橙。”
    谢谢你一直支持我。
    叶修挂了电话,夜黑如墨,他站在这已经很久了,周泽楷就要下晚自习了,他要去做宵夜。
    苏沐橙看着天边的晚霞,脸上是凄美的笑容,叶修承受的,为什么都是痛苦,为什么就没有开心,当初怂恿叶修领养周泽楷,是不是……做错了?
    可是再来一遍,她怕是也会让叶修领养他吧,所以,无解吗?


    叶修找不到答案,所以只能再次装鸵鸟,他说,在小周高考结束之前都不会考虑交往问题。
    吴雪峰笑着抱了抱他,他说,好,我等你。


    又一年元旦,周泽楷和叶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周泽楷突然心头一颤。
    他伸手抱住身边的叶修,将脑袋埋在叶修的颈间,叶修痒得哈哈笑,忍不住伸手摸了周泽楷的头,还吐槽没有小时候软了。
    周泽楷有点难过,抱住叶修的手臂渐渐收紧,叶修……你能不能看看我?不要总把我当成孩子。


    周泽楷能看出吴雪峰对叶修的好,以前的接触也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叶修如果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
可是,贪嗔痴,是原罪。
    他戒不掉,改不了,所以只有离开,祈望时间冲淡这不该存在的感情。
    周泽楷,今年一定要离开了。


    周五晚上没有晚自习,所以在客厅刷题的周泽楷看到叶修提着一袋东西,笑得有些诡异的时候眉头一皱,他有不好的预感。
    叶修说他去学了按摩,还买了助眠熏香,让他不要有太大压力,把高考当做是普通考试。
    周泽楷默然,他能说他紧张什么的不存在吗?
    吃过晚饭,叶修迫不及待的让周泽楷趴在床上,摩拳擦掌。
    “让你看看哥的手艺!”
    叶修很自信,无条件相信叶修的周泽楷很放心,乖乖趴在床上,任君采撷的样子。
    “……”叶修黑线,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老实呢。“上衣脱掉。”
    “啊?”周泽楷诧异,要……要干嘛?
    “不脱掉上衣怎么按摩?”
    “哦。”
    脱掉上衣,周泽楷又一次乖乖趴在床上,把脸埋在臂弯里,耳朵上还依稀能看到红霞。
    叶修分开两腿,跪在跨跪在周泽楷上方,手从周泽楷精壮的背部一路向下,感到周泽楷的瑟缩,叶修突然笑出声。
    “别紧张啊,怕什么?”
    怕什么?叶修你把我想得太无害,我从来不是小白兔,从一开始我就是狼,年龄再小,那也是狼。
    周泽楷扯过一个枕头,将自己掩埋在枕头里,鼻尖是若有若无的香味,属于叶修的松香。叶修肆无忌惮,周泽楷饱受折磨,两个人都放任自流,谁也不提醒谁。
    叶修的按摩手法并不好,下手力度时轻时重,周泽楷沉浸在叶修按摩的幸福里,痛并快乐着。
    按摩完毕,叶修给周泽楷点上熏香,道了晚安就回去了。实际上才吃过晚饭,习惯了晚睡的周泽楷完全没有睡意,不禁回忆起刚才叶修按摩时触觉,叶修的手很软,那种感觉很棒,他很喜欢。
    正回味着那种感觉,一股香味突然钻入鼻子,身为Alpha,本来就对味道比较敏感,一瞬间就判断出是叶修点燃的熏香。熏香的味道本身不难闻,但香过头就显得过犹不及了,刚刚应该是才点燃,所以味道不浓才没注意。他不是很喜欢,还是叶修淡淡的松香味好闻。


    叶修自己也点了熏香,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熏香确实有效,第二天早上叶修确确实实起晚了,不过还好是周末,公司事不是太多。
    周泽楷也说睡得挺好,但他把熏香灭了,说不喜欢那味道,闷得很。
    不喜欢就不点了呗,小事。
    心情不错的叶修突然想起张佳乐推荐的一家火锅店,那店离公司还算近,离家就有点远了。很久没有和周泽楷一起出门的叶修表示一定要去,出门逛逛也好。
    两人徒步走去火锅店,周泽楷一直注意着哼着小曲儿的叶修,他突然想到一个词,岁月静好。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叶修可能是走累了,晚上回家很早就上床睡了,周泽楷打算给叶修讨论老师说报考G大的事,打开叶修房门就见柔软的床铺中央,睡得十分安稳的叶修。
    他像着了魔一样不受控制的走过去,伸手握住叶修的手,将额头抵上相握的两只手。他该怎么办,一直提醒自己逃离,G大不在S市,所以要逃离会是一个很好的去处,可是他怎么舍得……怎么舍得叶修一个人!
    伸手拂过叶修的唇,上次尝过了,味道很好,看了眼熟睡的叶修,他再次吻上他的唇。像只偷腥的小猫,悄悄的,无人知晓。
    周泽楷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不甘像蛛网一样布满他的全身,他发狠的吻着叶修,不管叶修因为呼吸不畅的拒绝,咬破了叶修的嘴唇。
    待得口中充满了的血液独特的铁锈味,周泽楷才回过神,叶修就像罂粟,明知不该沾染,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警告。
    离开吧,离开叶修。


    每年的六月七号八号,是高三考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周泽楷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叶修还是不放心,甚至把公司的事都扔给喻文州,自己跑到市一中外陪考。
    叶修很久没有体会紧张的心情了,叶修唠唠叨叨提醒了周泽楷很多注意事项,周泽楷都笑着点头,感觉周泽楷是真的很有把握,才放人进了考场。
    对自家小崽子有信心是一回事,心里紧张又是一回事,两件事并不冲突。
    高考结束后叶修张罗了一次聚餐,庆祝周泽楷高考结束,高中生涯就这样一去不返。席间叶修高兴,快散场时硬是被众人怂恿喝了一整杯白酒,顿时整个就飘飘欲仙,站都站不稳。一群人纷纷嘲笑叶修这么多年酒量毫无长进,叶修摸头傻笑,靠在周泽楷怀里。
    “我和你一起送他回去吧。”吴雪峰看了眼整个人都瘫成泥挂在周泽楷身上的叶修,伸手打算接过叶修。
    周泽楷往旁边一闪,躲过吴雪峰,面无表情的拒绝。
    “不用。”
    把叶修背回家,周泽楷没忍住再次吻了叶修,甚至在叶修白皙的身体上留下好几个印记。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周泽楷最后还是决定填报G大,舍不得,也必须离开了。


    叶修挺高兴的,G大是当地一所名校,周泽楷报的是G大化工系,这个专业在全国也是能排得上号的。
    周泽楷想要旅游放松,叶修自然是推了工作,舍命陪君子。
    他们去了靠海的N市,周泽楷线条分明的腰身成为沙滩上一道靓丽的风景,就是叶修也在感慨,臭小子悄咪咪的把身材练得这么好,摸摸自己软软的肚子,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到了海边不游泳简直天理难容,叶修不会游泳怎么办,教!
    可是没多大会叶修就开始学螃蟹吐泡泡了,耍无赖扒周泽楷身上,说什么也不学了。周泽楷无奈的叹口气,把他从海里捞出来,用浴巾裹住。
    旅游回家,叶修行李都不管了,瘫倒在沙发上。
    “简直是花钱找罪受!”
    周泽楷笑得非常灿烂,这样的叶修,好可爱。


    最近叶修有一个大工程,这几天午饭都是周泽楷送到公司,在公司解决的。
    这天周泽楷提着保温壶照常给叶修送午餐,手搭上叶修办公室的门柄打算开门,却听到里面传来谈话声。
    是叶修和吴雪峰!
    几乎是听到声音的一霎那,周泽楷就判断出来了,而听到谈话内容后,提着保温壶的手不自觉握紧,血液流速加快,想要破坏的念头怎么也压不下去。
    “雪峰?”
    “你考虑得怎样了,周泽楷已经高考完了,你该给我答案了。”
    “雪峰,你让我再想想好吗?”
    “叶修,我不是慈善家,当初帮你,是我那时候就被你吸引,你都不知道你那骨子里散发的骄傲有多吸引人。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起过完下半生。”
    “……雪峰,我真的要在想想,不要逼我好吗?”
    “……好,我不逼你,你再想想吧。”


    周泽楷浑身冰冷,吴雪峰给叶修告白了,提着保温壶的手在收缩,吴雪峰人很好,叶修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可是……不甘心啊。他和叶修朝夕相处十年,互相陪伴十年,吴雪峰除了比他先一步认识叶修外,哪儿比得过他?!
    明明他也是Alpha,明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明明他也可以照顾叶修的!
    站在办公室外的死角目送吴雪峰离开,周泽楷敲门入内。
    叶修看周泽楷给他送饭来了,接过保温壶把里头的菜一一摆在桌上。
    “啧啧啧,小周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周泽楷笑笑,把筷子递给叶修:“吃吧,我在家吃过了。”
    叶修不疑有他,接过筷子开吃,周泽楷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叶修吃饭,脑中回想着刚刚撞见的一切。
    他越想越不甘,眉头也越皱越紧,终于在叶修放下筷子时,他忍不住道:“我也可以。”
    “嗯?”
    “照顾你,我也可以。”
    周泽楷死死盯着叶修的双眸,那双微微下垂笑起来很好看的眸子,印出了周泽楷不顾一切的孤勇。周泽楷眼中燃起以嫉妒为名的火焰,他嫉妒吴雪峰可以说出爱他,嫉妒得发疯,他要让叶修知道,孤注一掷!
    “你当然可以啊,你看。”叶修用筷子敲敲面前的保温壶,风卷残云后只剩残羹冷炙。
    “不是!我……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周泽楷忽然站起身,动作迅疾得差点把桌子带翻。他掐住叶修双肩,五官几近扭曲,一字一顿:“叶修,我爱你!”
    叶修懵了,他还在震惊周泽楷上一句的喜欢,下一秒就被周泽楷吓到差点站不稳。
    “周!泽!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怎么回事!周泽楷说了什么?!喜欢他?爱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周泽楷对他有这种不该有的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他没有控制住在某时刻给过周泽楷错误的信息吗?!
    “我很清楚!叶修,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只喜欢你!”周泽楷眼中的火焰猛烈的燃烧着,脑海中是想象的吴雪峰给叶修告白,没有亲眼所见,只是想象都让他窒息。
    感觉双肩的力道不住加重,叶修觉得自己的肩膀都快被周泽楷捏碎了,皱着眉头想要逃脱周泽楷的钳制,却被周泽楷狠狠吻住。
    叶修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唇上的刺激让他头皮发麻。他气狠了,反手一巴掌甩上周泽楷的俊脸。
    嘴里全是周泽楷撕咬的血腥味,周泽楷像是被这巴掌打醒了,手足无措的想要扶住叶修,却被叶修错身让开。
    “滚!”
    “叶修,我……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不起……”周泽楷收起刚才的狠劲,秒变小白兔,回想发生的一切,心里全是后怕,小心翼翼的道歉,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给我滚!”叶修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指向门外。
    周泽楷快哭了,一向温柔好脾气的叶修也生气了,他不是有意的,因为嫉妒吴雪峰才会失控的,他知道错了。
    “叶修,不要……不要赶我走,我知道错了,我真的……”
    “滚!”不等周泽楷说完,叶修绝决的打断,他不能再让周泽楷待在这儿了。
    周泽楷看向叶修的眼神很痛苦,挣扎半响,他还是一步步迈向门外。
    既然叶修让他滚,那他就滚好了。


    周泽楷走后,叶修无力的坐在地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听话的周泽楷会说这样的话,但他明白周泽楷一定很难过。
    让小周先回家也好,两人都冷静冷静,回家好好聊聊吧。
    吴雪峰听到叶修办公室传来的怒吼,手忙脚乱的赶到,开门就见叶修瘫坐在地上,他走上前扶起叶修坐到一旁的沙发,把屋内的狼籍收拾了,倒了杯水给叶修。
    “和周泽楷吵架了?”
    “嗯。”
    叶修抱着水杯,脑袋里乱哄哄的,他不太想让吴雪峰看到他这样子。
    “……那我先出去了,你休息休息。”
    “嗯。”
    吴雪峰能看出叶修的抗拒,贴心的离开。
    叶修躺在沙发上,脑子内闪过领养周泽楷之后的种种,他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
    他该怎么办……


    叶修下班回家,家里一片漆黑,开门那一瞬间他就意识到周泽楷没有回家,然后是习惯性的担心,反应过来又恨得牙痒痒。
    臭小子,回来非把你打一顿不可!
    但那一天周泽楷很晚都没有回来,叶修给周泽楷打了一通电话,才发现周泽楷手机放在家里了。
    他拿起周泽楷的手机,屏保是两人的合照,笑得开怀。他输入密码——他的生日,他记得周泽楷拿到手机开心的告诉他,要把手机密码设成他的生日。
    弯着嘴角打开周泽楷的通讯录,叶修两个字前加了个A,所以他是名单第一个,第二个是“B江波涛”,回想周泽楷给他讲的以前,拨号。
    不一会,那边就接起电话。
    “喂?”
    “你好,我是叶修。”
    “叶叔叔好,您找小周吗?”
    “……嗯。”听到手机那端呼喊周泽楷的声音,叶修做了个深呼吸,听到耳边嘶哑声音的一瞬,叶修才真正放下心来。
    “……叶修?”
    “嗯。”
    叶修回了一声,突然发现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叶修不说话,自知犯错的周泽楷也不敢说话,于是两人沉默着,静静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小周……明天回来我们聊聊吧,我在家等你。”
    “……好。”他能怎么办呢?只有妥协,是他离不开叶修,而不是叶修离不开他。他除了妥协还能怎样呢?
    周泽楷苦笑,看得一旁的江波涛也跟着难受,周泽楷给他坦白自己的秘密时,他也震惊不已,然后想到叶修的身份,突然心疼周泽楷背负的痛苦。无人诉说,就代表着不管是刀子还是糖,都只能往肚子里吞,躲起来悄悄舔舐伤口。
    江波涛想不到周泽楷究竟背负了多少,但其实仔细想想,爱上叶修是周泽楷错了,可是爱谁又不是他能控制的,如今这个场面,真的不好判断谁对谁错。
    周泽楷挂了电话,整个人瘫在床上,谈吧谈吧,说开了,对大家都好。
    “小周……”
    “谢谢。”
    “不用客气的……你打算怎么办?”
    “离开,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好吧,好好休息。”江波涛带上门,在门外叹口气,才走向自己的房间。
    周泽楷躺在床上盯着床头灯,昏黄的灯光收敛在他的眼中,他怎么睡得着啊,他白天那样子,一定吓着叶修了,真丑啊,不论是表情还是心里,都丑陋不堪。
    最坏也不过叶修将他逐出家门,他本来就无家可归,这十年是他偷来的温暖,他本来就不该奢求,如今不过是老天又收回去了罢。
    他……承受得起!
    周泽楷把脸埋在枕头里,不一会房间内就响起了压抑的抽泣声,床头灯昏黄的光芒跳了下,似是安慰。


    叶修挂了电话摸出碗柜顶上的烟,一根接一根,不一会地上就堆满了烟头。坐了会,他又去房间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连上无线,视频呼叫。
    “丁玲丁玲丁玲丁玲丁,丁玲丁玲丁玲丁玲丁……”
    视频接通。
    “叶修哥!你这是怎么了?!”苏沐橙看到叶修这样子,心里抽抽的疼,他们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沐橙,我该怎么办?”叶修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以往眼眸里的光亮消失不见,空洞得让人心疼。
    “你先告诉我怎么了……”
    苏沐橙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可是……可是她宁愿不是!
    “呵,你知道吗,小周说他喜欢我,那一瞬间我居然觉得欣喜!这种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好开心,可是……”叶修突然抓住自己的头发,嘴边的苦笑再也压不住。“可是我是他养父啊,养父!呵呵——哈哈哈——养父!养父!”
    叶修笑得发抖,仿佛这是一个十分搞笑的笑话,但是苏沐橙笑不出来,没有比这更难过的了,他们俩的身份,就是最大的鸿沟。
    “叶修哥……”
    “沐橙,我有时候在想,要是我当初没有收养小周该多好,可是……如果没有收养他,我又怎么会遇到他?在苍耳孤儿院见到他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要收养他了,就是再来一遍……我还是会收养他,沐橙,这是个死循环,无解。”
    她当然知道无解,就像上次她试想的一样,再来一遍,她依然会怂恿叶修收养周泽楷。这件事,真的是无解。
    “沐橙,我这样是不是很恶心,居然爱上了自己的养子。”
    “不是的,不是的……叶修哥,怎么会呢,怎么会呢……”苏沐橙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叶修,周泽楷是叶修的养子是事实,叶修爱上周泽楷也是事实,何其悲哀。
    要说唯一的安慰,恐怕就是周泽楷也爱着叶修吧。
    一个不能说是安慰的安慰。
    “……我打算明天和小周聊聊,你说我要怎么说啊,哪怕这样,我也不想放过他……哪怕是作为父子,我也不想放他离开,真是……糟糕透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啊,老天还嫌你过得太好了吗,明明好不容易才开始有好日子过,这算什么事啊!”苏沐橙再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扑簌簌的的掉,止都止不住。
    叶修呆呆的看着苏沐橙落泪,也是一声苦笑。
    “是啊,这算什么事呢……”


    周泽楷回家后,并没有和叶修谈多久,他只是抱住叶修道歉:“我把对你的依赖当成爱情了,对不起……爸爸。”
    爸爸,他说过不叫他爸爸的,叶修,我只是你的养子,仅此而已。
    “你能原谅我吗?”
    叶修回抱住周泽楷,眼眶红红的,能怎么办呢,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吧。
    叶修揉揉周泽楷的头,一如往昔。
    “当然,不要再吓我了。”
    “嗯。”
    周泽楷,记住你说的话,离开他,越远越好。

——————————————
他们会好好的,信我_(:з」∠)_

评论(21)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