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寻声

楷楷本命!!!

【周叶】一叶一轮回

    首先这周没有养狼为患,反正先打个请假条了。
    其次,谢谢画画 @戏子入画  🌸 的标题,天知道两个取名废取个标题有多困难,不仅把故事画风改了,还差点把楷楷卖给馆子我们俩暗戳戳分钱。
    大纲看起来大气,然而文笔不够,里边的感情线平得像毛线被绷直,就是方便面也比我的感情线波澜起伏些,所以将就吧_(´ཀ`」 ∠)__
————————————————

【序】
    那人曾笑着反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可是如今城墙破碎,树根盘踞在斑驳的城门,当年那个在城内浮屠塔上睥睨天下的男人,却无处可寻。
    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走过天界踏过冥间,都不曾找到那人,真真是只道茫茫不见君。
    除了那人的传说依旧,故城依旧,他眼睁睁看着和那人有关的人或物消陨,那些人都让他一定要找到那人,他一次次应下,一次次告诉自己能找得到,一定能找得到……可是,谁来告诉他,他要如何去寻?
    ——他是冥君周泽楷,三界独尊,只望寻到那人。


【一】
    天地灵气蜂蛹而至,在南外繁华尽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凭借修仙者惊人的目力,也只能依稀可见漩涡中心有一道盘坐的人影。
    有不少人远远的注视着漩涡,其中不乏南外繁华尽的长老,眼中满是欣慰。
    漩涡下的人是南外繁华尽年轻一代的第一人,百年未出世的太上因他曾做出预言,他若能保本心不泯,定能证道成仙。
    他是南外繁华尽的大师兄,周泽楷。
    现在正是周泽楷借天地灵气重塑肉身,完全吸收,则仙体成。日后淬炼灵魂,当是能证道成仙,飞升天界。
    漩涡持续了九天,诸长老就在一旁等了九天,他们看着漩涡愈发淡薄,最后消失不见。周泽楷睁开双目,灿若繁星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最终化为温敛。
    他起身向着远处的长老们做辑礼拜,“谢长老护法。”
    长老们点头示意,身形渐渐淡化,最后消失不见。如此,周围才响起师弟们对他的恭祝。
    “恭喜大师兄铸就仙体!”
    他抿唇一笑,日月无光,天地倾覆,弟子们听到他们大师兄回了声谢谢,也和长老们一样消失不见。
    “大师兄笑了!天呐,好帅!”
    “别花痴了,大师兄是上天的宠儿,你还不配!”
    “我知道我不配啊,但是不妨碍我喜欢大师兄!我觉得世间就没有女子能配得上大师兄,能和大师兄并肩的一定是名动天下的强者!可惜,南外繁华尽没有,整个天下也没有……”
    “是啊,没有……不过男子倒是有一人。”
    “不会是叶帝吧?”女子一脸惊恐,但是叶帝的话——很带感啊!
    “嗯……不过也可惜了。”
    ……

    周泽楷并不曾理会他们的窃窃私语,而是直接回到自己住处,果不其然,他见到了一直在等他的兄弟们。
    南外繁华尽的二师兄江波涛,医术超群的方明华,还有吕泊远,吴起,杜明……他腼腆的笑笑,真是不怪江波涛打趣他一点没有大师兄的架子,腼腆又不爱说话。明明是南外繁华尽年轻一代最强大的存在,却被师弟师妹们宠上天。
    这样看起来,南外繁华尽根本不是第一仙门,而是一个邪教,比血煞宫还要邪的邪教!人哪个仙门不是自家大师兄护着师弟师妹,他们南外繁华尽反而变成了师弟师妹们无条件宠着帅到惨绝人寰的大师兄。这不是邪教是什么?
    这个看脸的时代!杜明恶狠狠的想。
    “你接下来怎么打算?”方明华是他们中最年长的,是南外繁华尽的一名执事,平时就给长老们汇报下弟子的动态,或者通知弟子们长老的吩咐,所以和大师兄混的挺熟。
    “回家。”
    众人动作一僵,眼里满是伤痛。
    “怎么?”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小周……荣耀……已经没了……”
    周泽楷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神凌厉,“你说什么?!”
    “大师兄,荣耀获得一株芝兰玉树你知道吧?”杜明反问他,这个场景他们从荣耀国破时就知道,他们想过瞒,也想过把周泽楷困在南外繁华尽,但是然后呢?他终会知道,早晚而已。
    周泽楷明白了,怀璧其罪!
    传闻芝兰玉树可生死人肉白骨,是天下独一无二圣药,可是他记得那人说过芝兰玉树太过重要,切不可走漏消息……所以究竟是谁?
    “当时几乎所有势力结成联盟讨伐荣耀,一是为芝兰玉树,二是荣耀在世上地位太超然,所以那些人才会倾尽天下,只为灭掉荣耀。”
    “伤亡?”
    “……喻相重伤,黄大人与他不知所踪,蓝雨失火,所以藏书付之一炬;韩将军率霸图死守,霸图全军覆没;微草大祭司给高小祭司挡了一刀,不治身亡,药田被哄抢……”
    一桩桩一件件,他在蓝雨看过书,在霸图练过剑,在微草挖过地……可是现在,荣耀没了,那些人或事也不负存在。
    “那……他呢?”那个人怎么样?那个把他从死人堆扯出来,教他识字认理的男人怎么样了?他那么强,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那个人那么温柔,这天下被他爱着,有什么不好,所谓的权,就那么重要吗?他不懂,你来教教我好不好?
    江波涛看他痛苦的样子,忍不住拍拍他的肩,真相太残酷,哪怕他想想都觉得心抽疼,周泽楷他要怎么承受?
    “叶帝……身亡……在荣耀主城城墙之上,被……挫骨扬灰!”
    他猛然推开面前的吴起,急匆匆往外赶,那个被称为嫡仙一般的大师兄,双眸赤红,脚步凌乱,嘴唇被咬得发白。他要去看看,那是他的家,他必须去看看。


【二】
    昔日繁华异常的荣耀主城,如今只剩断壁残垣,乌鸦盘旋上空,发出刺耳的哀鸣,仿佛为世事无常而感慨。
    周泽楷一步步踏足这片他成长的土地,土地被血染成赭红色,城门,城墙,宫殿,全是斑驳的血迹,触目惊心。主城很大,他一步一步走过,回忆往昔一切,然后止步于叶帝的寝殿,当初繁华的大殿空空荡荡,垂下的幕纱随风而动,那人办公的案几,他亲手雕刻的屏风,或破碎,或不再……他从南外繁华尽就赤红的双眸,终是淌下眼泪。
    他无助的跪在空档的大殿,为什么他不在,为什么短短时间,一切的变了?你不是说过等我强大,给我保护你的资格,给我站在你身边的机会吗?终究是他不该奢望吗,为什么,让他的信仰一夕崩塌。
    他前去南外繁华尽之前幻想过,待他学成归来,他们并肩于浮屠塔俯瞰九州大地,这是叶修的天下,叶修爱,那他也会爱屋及乌的爱这个天下。那人对他那龌龊的心思包容,甚至回头轻笑,他说,还以为是我一厢情愿呢,没想到是两情相悦,小周,你说我是不是赚了?
    ……明明是他赚了啊。
    他记得他温柔的笑,他记得他眼里的光,而这一切,恍如隔世。空荡的大殿以及呼啸的风声无时不刻的提醒他,荣耀国破,叶帝……身亡!
    国破山河在?
    山河在,人不复!
    既然人亡,终须陪葬!
    哪怕挫骨扬灰。


【三】
    周泽楷整理衣装,他是荣耀的大公子,是南外繁华尽的大师兄,不能给荣耀抹黑,亦不可坏了南外繁华尽的名头,他下的决定,亦无人能改……除非那人死而复生。
    那个偏偏嫡仙,手执那人打造的武器,荒火碎霜——承载了冰与火,见证了周泽楷对叶修的感情。如今,这柄折扇将尽饮仇者的鲜血,用以祭奠那缕不知何处漂泊的亡魂。
    他如来时一样,一步步走过荣耀残破的主城,在城门处回望,这个繁华的古城,会在往后的岁月屹立,后人对其的评价,他摇头,怕是以有骂名都会归在他的头上了。
    他只身一人,灭了讨伐荣耀的三个势力后,那些人才想起来,荣耀除了二十根功能各异的“柱”,还有天赋异禀的大公子。
    一袭白衣,一柄折扇,笑得腼腆的嫡仙公子,如今身披血染的红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化身索命的修罗。
   没有人阻止他,也没有人能阻止,南外繁华尽的缄默,是对他所作所为最大的放纵。众人幡然醒悟,原来古往今来唯一能约束周泽楷的,只有屹立九州大陆巅峰的荣耀叶帝,叶修。
    周泽楷笑得悲悯,痛得心碎。
    陪葬又能改变什么,叶修死了,永远离开他了,就是让他们都死无全尸,也不能换回那个唤他小周的男人了。杀完人,他又该做什么?去陪他吗?
    好像也不错。
    那群人贪婪,同时也怕死,不会真正的团结,也就给了周泽楷各个击破的机会。
    荣耀国破,他只能回南外繁华尽,负荆请罪。但是没有被指责,没有被逐出师门。
    掌门站在入口,身后是一干长老和无数师弟师妹,他们说,欢迎回家。
    那一瞬,他鼻头泛酸,低下头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却被一人抱住,他听见那个熟悉声音说,小周,你不是你一个人,我们还在。
    他将头埋在她颈间,哭得像个孩子,如同他第一次被叶修带回荣耀,被不苟言笑的韩文清吓哭后,这个人抱着他轻声安慰。
    “沐姐……”


【四】
    周泽楷闭关了,九州大陆众人把心放回肚皮,果然他只是报仇,并不是丧心病狂想要屠尽天下。可是谁又知道,周泽楷也许有过这个念头呢?
    他要证道,沐姐说得对,人无计可施,那就成仙。成仙不能解决,他就继续往上爬,等他与天同寿时,他就不信还没有办法!他……必能寻回他的信仰!

    四季无声无息过去,年复一年,苏沐橙带着荣耀余部在主城不远处的孤村住下,掌权者死的死,伤的伤,只等百年之后他们地下相见。
    苏沐橙在叶修身死时一夕白头,叶修本来不会死,他是叶帝,九州大陆的巅峰,除了自己没人能杀了他。为了护着自己的部下离开,为了主城没上万无辜百姓,他选择留下,因此挫骨扬灰。
    那个人心怀天下,却偏偏表现得懒散,毫不在意任何的样子。她哥哥苏沐秋曾说,叶修身上有一种神性,崇拜尊敬他的人愈发恭敬,嫉妒愤恨的人愈发放肆,两种极端在他身上毫无违和。
    苏沐橙想,如果叶修真的是神就好了,至少不会死。
    她在春夏秋冬中眺望故城,在黄昏下发呆,她发现自己好像什么也没兴趣,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她以前只是想跟在哥哥后面,后来希望陪着哥哥叶修一起变老,再后来哥哥死于灵兽口中,她就只能跟在叶修身后了。
    她哪是什么荣耀女战神,她只是一个想要跟在哥哥后面,希望哥哥平安的普通人而已。



【五】
    苏沐橙坐在一片繁花中给叶修擦拭却邪,这是兴欣的管辖范围,兴欣不像其他十九柱是对外的存在,兴欣可以说是整个荣耀的后勤,大到叶帝,小到国内的一名执事,都要经过兴欣的手。而兴欣之主,正是这位不承认自己是荣耀女战神的女神苏沐橙。
    却邪是苏沐秋给叶修打造的武器,所以她最喜欢的事除了跟在叶修身后就是自己静静的擦拭却邪,叶修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却邪了,原因是太强大以至于没人敢惹。
    结果那天她擦完却邪抬眸,看到叶修一身血没能回神。
    “这是怎么了?”
    “啧……被一狼崽子咬了。”
    “……”苏沐橙无语,“你又捡了什么回来?”
    “诶,这是什么话?是一个眼睛特别亮的孩子,我让老韩带他去偏殿洗澡了。”
    “韩队?给一个孩子洗澡?多大仇啊?”苏沐橙震惊,叶修你平时随便捡些小动物回来养就算了,这次直接能耐了,还捡回来一个孩子,还丢给韩队!
    韩队不苟言笑,刚正不阿,我们看习惯了没事,但是!“你确定不会吓到孩子?”
    “就是要吓吓他。”
    “……”苏沐橙把手中的却邪扔给他,前往兴欣偏殿,路上不住吐槽叶修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恶趣味。
    苏沐橙踏入偏殿,果不其然听见一个孩子的啜泣,她示意侍女噤声,然后打开传出声响的房门,只见一个孩子跪坐在床榻上不住的抹眼泪,韩文清站在一旁脸都黑了。
    “噗!韩队你出去吧,我来,下次你就不要由着叶修性子了,让侍女来就好。”苏沐橙想想觉得好笑,肯定是叶修用霸图的训练资源威胁韩文清给这个孩子洗澡。弄得两边都不舒服,叶修就舒坦了。
    韩文清在房间内站了一会,就关门出去了,他还是去找叶修算账吧。
    苏沐橙不顾那孩子挣扎,把他窟在怀里轻声安慰。那孩子估计是一直在害怕,哪怕抱在怀里也在颤抖,让苏沐橙又吐槽了一遍叶修的恶趣味的同时,也不得不的感叹这小家伙牙口好,可以咬叶修一身血。
    房外的侍女在韩文清走后松了一口气,结果心还没落回胸膛,就被一阵凄厉的哭号吓得一个呲楞。
    屋内苏沐橙看小家伙平静下来正准备抱他去洗澡,谁曾想突然哭得凄厉无比,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再一次吐槽叶修不是人的苏沐橙继续哄着小家伙。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小家伙受的委屈不是来自叶修,而是亲眼看着家人死在眼前,然后被人绑住手脚和尸体一起扔进了死灵渊。死灵渊走尸厉鬼横行,她可以想象一个孩子有多怕,叶修虽然把他丢给韩文清又吓他一次,但是小家伙对这个救他的男人还是好得不行。
    苏沐橙给他什么,他转身就给叶修,大方得很,每每苏沐橙都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管他,应该把他扔出去的!

    苏沐橙醒来,想起梦中一切,她嘴角弯起漂亮的弧度,看向窗外被月光照亮的村子。只望上天不要为难小周,以小周的资质,不该被荣耀限制。
    “不要耽误小周,带着大家活下去。”
    这是叶修死前的嘱托,她会完成的,无论是小周,还是村子里的一切,都会好好的。


【六】
    荣耀帝国被灭,大势力被血洗,九州大陆重新洗牌,自此过了二十年,晴天烈阳下不知从何处飘来花朵,
花儿有九片花瓣,瓣瓣颜色不同,洋洋洒洒的飘落,落满九州大陆。
    大师兄成了。
    所以南外繁华尽的弟子心头明悟,自千年前浮屠塔主飞升仙界后,周泽楷又一次打开仙界之门。
    周泽楷灵识飘向荒村,他要去告别,他们祝福他,他向他们承诺,一定会找到叶修。

    天界超脱人界,升上天界他才知与天对应的还有冥,他有点彷徨,他是不是该去冥界?
    引路的仙官告诉他,想要寻一个人不一定要去冥界,可以去问司命大人。
    所以在天界弱得像蚂蚁的周泽楷立刻前往司命的住址,被打得半死扔出庭院。
    你太弱。
    他听见那些人这样说。
    弱了,那他就变强,他还会来!
    没半年一次,必定前往司命的庭院,司命可能在,也可能不在,但是不管在不在,他都会被扔出庭院。
    他知道的,他是人界飞升,这些天界自身形成的仙看不起他,觉得他低人一等。天君?天君知不知道与他无关,他来天界又不是和他们做同僚的。
    所以在不知不觉间,周泽楷渐渐成长,他终于站在司命的面前。可是司命笑得不屑,神情傲然,让他又一次爆发。
    天君陛下下旨,不让你看就是不让你看。
    周泽楷是谁?他以杀道证道飞升,是不折不扣的修罗,他没有杀气,不代表他不会杀人。
    荒火碎霜在饮尽人血后首次品尝仙的血,他找遍司命的庭院,却始终不见命簿。
    天君!天君!
    我不愿与你为敌,你又为何阻我?!
    如同昔年一样,白衣染血,折扇翻飞,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天界凌霄殿。周泽楷杀上九重天,长发被血凝住,白衣破碎,整个人狼狈不止。
    他手捏折扇,无视周围的惧怕的眼神,一步步走上凌霄殿的最高处,他掐住天君的脖子,眼里的恨宛如实质。
    “命簿。”
    他只有这条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发了狠的想要关于叶修的下落,他什么都不求了。
    天君哆嗦的将一早拿起的命簿递给周泽楷,他心里后悔死了,要知道周泽楷这么不好惹,当初就该直接杀了,哪来那么多事!
    周泽楷接过命簿,同时捏碎了天君全身的骨头,像丢垃圾一样把他丢出去。但是下一秒,他打开折扇在天君脖子上划出一条血痕。
    “为什么没有?”
    天君痛得神志不清,他出生就是上位者,从来不成受过这样的屈辱,但是眼前这人,好像真的不在意他的背景多大。
    “没有找到你要找的人的命盘吗?”团团围住周泽楷的天兵让出一条道,来着是一名气质绝佳的女子,她看向周泽楷手中如死狗般的天君,毫不在意的补上一刀。“那你只有去冥界了,命簿被这垃圾改过,并不全。”
    周泽楷冷冷的注视着她,最终作罢,他要去找叶修。
    他听见身后那名女子的声音传来,今后本尊便是天界帝君,若有不服,杀无赦。
    这个女子说得对,天君确实是垃圾,不,不对,上任天君。


【七】
    冥界没有君主,只有混沌、穷奇、梼杌、饕餮四大凶兽,四大凶兽相互制约,以统治冥界,想要成为冥界之主,头一个条件就是需要得到四大凶兽的认可。
    四凶一直认为不可能,知道一名身穿黑色玄服的男人,一柄折扇大言不惭。
    “我要看命盘,带我去。”
    且不说命盘需要冥界至高权限才能查看,这个明显是堕仙的男人让四凶有点发懵。上一次这么嚣张的好像被他们做成彼岸花的花肥了,这是又来送花肥?
    混沌斜睨周泽楷一眼,“查看命盘我们也没这个权限,除非你能成为冥王。”
    “如何能成?”
    “本来是五场比试,不过这么多年了,你就打败我们四个,没问题吧?”
    “好。”周泽楷打开折扇。
    “……”
    “……”
    “……”
    “……”
    “……”
    梼杌最沉不住气,道:“你现在就来?”
    “对。”
    “……”
    “……”
    “……”
    “……”
    四凶站起身,他们自冥界诞生就存在,不老不死,也活得无聊。既然人要现在比,那就现在吧,反正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后来听冥界鬼差说起那日,都是一脸恐惧,冥界形成后稳定无比的空间。因那战摇摇欲坠,恐怖的威压震散了不少往生的灵魂。
    那一战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冥界有王了,坏消息是他们的王躺了好几年才醒过来。

    周泽楷昏迷并不是因为实力不济,而是在四凶承认他身份的同时,突然整个冥界被庞大杂糅的信息冲击,消化不过来才昏迷。
    所以他醒来就知道,没有叶修的命盘,或者说,叶修没有命盘。
    天界没有叶修的命盘,冥界他也依然没能找到叶修的命盘。
    他以为与天同寿能寻到叶修,可是为什么他三界独尊依然找不到,就像世间根本找到叶修存在的任何证据,除了他们脑海中的记忆,什么都没有。
    他是冥君周泽楷,三界独尊却无能为力。

    他来到荒村,见到了迟暮的苏沐橙。
    苏沐橙笑着打趣他,和以前的以前一样,“小周又帅了,换成黑衣也很帅呢。”
    周泽楷给她讲述这些年的经历,他飞升,堕仙,成为冥王,她听得想哭。叶修身亡,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有的人一飞冲天,有的人永埋地底。
    叶修哥,有那么一个人,把你放在心上,是不是很幸福很幸福啊,我真为你开心。
    “小周,可能要让你自己走下去了。”
    “沐姐,我……”
    “嘘……”苏沐橙按住周泽楷的唇,她看着除了白衣换成黑衣以外毫无变化的周泽楷,这个孩子她看着长大,她见证了叶修的传奇,也见证了周泽楷的传奇,这世间还有比她更幸运的人吗?
    “小周,除了叶修哥你别去改写我们的命盘,生老病死而已,你要看得开,但是在冥界见到我们可要请我们喝茶啊。”
    “嗯。”
    “穿回白色吧,黑色不适合你。”杀戮也不适合你
    “嗯。”
    “真乖……”苏沐橙闭上眼,一滴泪从满是皱纹的眼角滑出,滴落在周泽楷的黑衣上,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过。
    “沐姐,走好。”


【八】
    周泽楷站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像是有什么指引着他,他不住的往前,到最后直接奔跑起,他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它在激动。
    他最后止步在一团白光前,虽然都是白的,这团光虽然不刺眼,却让周泽楷一眼就看到。
    就是这个。
    周泽楷伸手,却发现手抖得不成样子。他触上那团白光,白光缓缓变化,变成一个孩童,一个青年。
    光团里有苏沐橙,未曾见过的苏沐秋,有荣耀帝国,有韩文清,有喻文州,有王杰希,有他,还有他所有熟悉的,不熟悉的。
    ——这是叶修的一生!
    城破,挫骨扬灰。
    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周泽楷看着叶修不住的下沉,直到被一双手接住,那双手的主人和叶修长着同样的脸,气质却大不相同。
    “回来了。”那人扶叶修坐下,然后挨在他身边。
    “回来了。”叶修伸手摸摸那人的头,脸上带着周泽楷熟悉的笑。
    “那些就是你爱的子民。”
    “笨蛋弟弟,他们也是你的子民。”
    “……”
    “我们这次一起出去吧。”
    “去哪?”
    “九州啊,我们投靠小周去。”
    “……总有种在自己身上乱蹦的感觉。”
    “哈哈哈哈……去不去?”
    “去!”
    ……
    光团的画面消失,周泽楷楞在光团前,所以叶修他……是九州?直到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脑海。
    并不是,我和叶秋一起才是,嗯,小周你要等着我啊。
    他当然等啊,无尽岁月都过来了,现在有希望了怎么会不等……无尽岁月啊,每次他都闭好长一次关,每次醒来是绝望,但这次,终于不是了。
    不过沐姐他们都因为等得太无聊都去轮回玩了,并且现在都不知道已经轮回多少世了,下次在奈何桥头逮住了再告诉他们吧,并不是他不想说啊。
    叶修,我的信仰,我的神,等你回来。

————————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啊,那我就再厚颜无耻的求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嘛∠( ᐛ 」∠)_
    至于为什么苏沐橙等得轮回好几世了,楷楷是冥君嘛,可以那啥啥的呀!

评论(9)

热度(100)